热门搜索:

抖音的历史进程

人类的文明是从人类的生存焦虑中产生的。人类发展科技,创建文明,就是希望通过创新文明,发展经济,解决生存的焦虑。

 
人类的焦虑由其性质分别,可以分为实存性的焦虑和制度性的焦虑。
 
实存性的焦虑就是对生存的焦虑,比如现在新冠肺炎横行天下,每个人心中都会存在一种生存的焦虑。
 
制度性的焦虑包括对制度的价值、政治的价值,规范的设立、政制的改进等等,人类永远需要不断改进自己的制度来维持自己的生存。
 
 
这两种焦虑促使人们不断提高生产力,提高知识的积累和传递的效率,并在知识和科技的积累中不断复利,这就是人类文明进化的途径。
 
中国在东周,文化知识在贵族中传播,到了春秋战国,由于竹书的流行,文化逐渐流传到士的阶层。
 
随着竹书的积累,士阶层的思想火花激情迸发,逐步形成了春秋诸子百家争鸣的思想盛世。
 
春秋战国的思想争鸣,也为秦始皇、汉武帝改良政体提供了大量的思想资源,影响中国千年的内法外儒、大一统、郡县制等政治思想也在此时逐步成熟。
 
到了东汉两晋,造纸术出现后,大批豪族借助资源的积累,在知识和财富方面不断滚雪球,形成了豪族阶层。
 
宋代后,造纸术和纸板书的普及,宋词、说书等民间艺术样式的繁荣,知识传播成本进一步降低,大量的寒门得以通过教育改变命运。
 
其中,唐宋八大家的三苏、欧阳修、曾巩、王安石等杰出文士,因为获得知识的成本降低,紧紧抓住阶级跃升的通道,成为高级的公务员和顶级的文人,同时福柯所谓的知识权力的资本,影响了以后一千年的知识分子的人生追求和审美情趣。
 
近代,伟大的毛主席虽然出生贫民阶层,却借助当时廉价的知识获取成本,在命运的征途中,组建了具有共同文化理念的红军,极大地提升军队的战斗力。
 
互联网兴起后,信息的传递更加迅速和普及。BAT三大巨头崛起,阿里巴巴的电商、百度的搜索、腾讯的线上社交,将人们的学习、生活从线下转变成线上,他们把东西展现在我们面前,这是信息民主化的第一次翻天覆地的改变,从此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更加便捷。
 
知识管理也成了一门显学,知识经济也成了这个时代的一个热点商业领域。
 
中国借助互联网,实现了前所未有的民间民主化。
 
特别是以微博、公众号等自媒体的崛起,让普通人从信息学习者变成信息输出者,大量的自媒体,让中国的舆论场域变得更加富有弹性。
 
抖音2018年的横空出世,让15秒的短视频成为人们了解世界的另一个窗口。目前,抖音国内日活用户规模超过2.5亿,海外版TikTok覆盖150多个国家和地区,登顶许多主流国家的应用商店榜首。
 
抖音成功的原因很多,但是擅长算法是其中的一个关键。
 
根据你行为路径算出你的爱好,然后把你喜欢的推荐到你面前,我们不再需要选择,你可以接受算法的推荐的视频,同时也在算法推荐的视频的启迪下,开始自己的创作和分享之路。
 
孙子兵法曰,善算者胜。算法的厉害之处,是根据我们的行为路径,控制我们的潜意识,拿捏人性,这就是字节跳动本身的优势,也流淌在这个公司基因里面的东西。无论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怎样迭代自己的功能,算法的优势都会让他占尽优势。
 
在我看来,抖音的算法是极具魅力的。这个魅力在于,抖音的流量分配是去中心化的。
 
在微博和公众号上,如果你没有粉丝的话,你发的内容就不会有人看。
 
但是抖音就不一样,你可以完全没有粉丝。所有的抖音的用户,你拍的任何一个视频,无论质量好还是质量坏,发布了之后一定会有播放量,从几十到上千都有可能。
 
这个我们把它叫做流量池,抖音会根据算法给每一个作品的人分配一个流量池。之后,抖音根据你在这个流量池里的表现,决定是把你的作品推送给更多人,还是就此打住。
 
因此,抖音的算法让每一个有能力产出优质内容的人,得到了跟大号公平竞争的机会。
 
抖音在文化传播的第一个贡献,是让很多不擅长文字的人,可以通过视频的分享来传播自己的技能和经验。而通过算法的加成,普罗大众们在分享自己的视频的时候,感受到了别人的互动,更加促进他们的创作欲望。
 
抖音出海以后,继续所向披靡,但是在连续几个月位居国际app下载量榜首的时候,终于等待到美国的制裁。
 
这是因为,最近几年美国式的霸权从“直接介入”走向“媒介渗透”。
 
当前美国已经逐渐从“世界警察”转变为“世界喇叭”。在干涉他国内政时,不仅直接介入,更动用美国主导的西方媒体,煽动全球舆论,幻想达到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效果,达成其美国优先、维持霸权的目的。
 
美国在CNN、ABC、facebook、Twitter、YouTube和Instagram等各大媒体中通过扭曲、片面的报道,塑造了美国这个世界灯塔的形象,而时不时将敌对国的形象进行负面的扭曲,这是一种比军事侵略更可怕的舆论侵略。
 
TOKTIK的出现,中国舆论开始由守转攻,让美国的百姓多了一扇了解世界真相和美国真相的窗口,也间接地破坏了美国的舆论霸权。
 
我常常说,未来世界的下半场,不仅仅是物质文明的比拼,更是精神文明的比拼。
 
当TOKTIK的算法推送吸引了美国的民众的大部分注意力,当TOKTIK将美国的真相,甚至全世界的真相展现在美国民众的眼前,让他们出走美国舆论霸权所编织成的楚门的世界的时候,美国的政客内心是恐惧和焦虑的。
 
以前,toktik还未出现之前,美国大部分的百姓总是被本国的媒体片面扭曲的信息所控制,他们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怎样,也不清楚美国的真相是真相,但是TOKTIK给了他们一个新的认知世界和表达自我的出口,这对于美国政客来说,是一种挥之不去的焦虑。
 
信息注意力的经济,是未来世界经济的关键要素。
 
美国、印度、日本之所以对抖音那么恐惧,除了害怕本国的互联网企业被抖音系淘汰,更是害怕抖音系通过算法,改变这些国家人群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。抖音这种巨大的能量,让西方政客产生间接的制度性焦虑,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 
抖音让表演平民化,让创作平民化,在这里,人人都是演员,在这里,人人都是被算法影响的主角。
 
而抖音的国际化,在某种意义上,其实是一种中国文化和传播力的全球化的试探,它的历史进程和中华文明的复兴纠缠在一起。它的未来之路将会怎样,让我们拭目以待!